中文 | ENGLISH

 

angie

陳安琪
導演/監製/剪輯

聶華苓出生於武漢,1949年去台北,1964年到美國愛荷華,現年86歲。在其自傳《三生影像》里,她自比為樹,根在大陸,幹在台灣,枝葉在愛荷華。

聶華苓著書廿四本,被翻譯成多國文字,其代表作為《失去的金鈴子》(1960)及《桑青與桃紅》(1976)。1976年她與丈夫保羅安格爾在美國愛荷華州共同創辦了“國際寫作計劃”,九年後,兩人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1980年,保羅親筆寫信授權給我拍他的紀錄片。紀錄片尚未開拍,保羅不幸去世。他的墓誌銘為:“我雖不能移山,但我能發光。”

的確,他與華苓一起照亮了世界。通過他們的“國際寫作計劃”,世界各地作家越過意識形態集聚一堂。1979年,大陸、台灣和香港的作家隔絕三十載,首次相見於愛荷華。
聶華苓是我的聶阿姨。我們相識於四十多年前。她大度從容,百折不撓,積極樂觀;她儉樸自律,但為人慷慨。她是一棵樹;也是一個徘徊在“外”的作家,無論是在武漢、台北還是愛荷華。

本片製作歷經三年之久,跟隨聶華苓走過世界許多地方,記錄了她的多重角色:作家,精神導師,國際寫作計劃創辦人,女人,母親,祖母,妻子,大陸人,台灣人,美國人,以及總在爽朗大笑的和平愛好者。

陳安琪,導演/製片人
2012年3月

 

9

黎美美
製片

曾從事廣告創作,美術指導,平面設計及市場推廣。現為自由人,擔任時裝品牌市場推廣顧問,為大學辦形象講座。對電影製作除了從事廣告那七年稍有接觸外,可以說所知不多。

很感謝導演讓半途出家的我參與“愛與狗同行”及“三生三世 聶華苓”這兩部動人作品。 作為獨立製作的製片,與導演一起管錢管食管時間管製作管聯絡管統籌管攝製管後期管宣傳管推廣管發行等,是艱苦,卻享受。

感謝每一位為這片子出力的朋友們,同學們,姊妹兄弟們,希望我對電影製作有限的認識,沒有帶給各位太多麻煩!

感謝每一位被訪者,給我們您的寶貴時間,讓攝製組 (通常只有兩,三人)每一次都能順利完成拍攝。

感謝每一位觀眾,您們的支持是我們團隊最好的鼓勵!

感謝聶華苓老師,您的光,您的書,您的真,您的愛 ,您的笑! 時刻想念您!

 

law

羅遠昊

導演助理/助理剪輯
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碩士三年級

1986年生於廣州,本科畢業於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廣告系,現於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攻讀電影碩士。愛好繪畫、電影,2006年起開始與同學一起制作DV短片。《三生三世聶華苓》是其參與的第一部長片。

於我來說,參與本片製作的一個非常有趣的事情是,我在電腦屏幕上反复地看聶老師看了將近一年多,卻從未與她見面。儘管如此,聶老師的人格魅力卻給我留下極深刻的印象,似乎我對聶老師已非常熟悉。

剪接過程中我們不斷思考著一個問題,就是如何還原一個實實在在的聶華苓?對於聶老師這樣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世人對她更多的是褒揚,但我們需要看到主角更人性的一面。任何人都有其弱點,於是我們會問:那聶老師的呢?我認為,剪接在紀錄片裡發揮著比在劇情片裡更大的作用,剪接讓紀錄片呈現出無數的可能性,故事由剪接而起。最終,影片成為了Angie獻給聶老師的一封情書,飽含著晚輩的愛、責任和使命。

我深信影像鑄就傳奇,Angie的心血之作意義非凡,將為華語電影寫下厚重的一筆。

 
7
余曦
助理剪輯

 不管是這部電影,還是聶華苓,都是遼闊而極具感染力的!非常榮幸能參與影片的製作,盡自己一份微薄之力。感謝吾師陳安琪導演,感謝她為中華文化留下這份珍貴的紀錄。

 
8
蕭屺楠
助理剪輯

在Angie家工作的規律是這樣的:朝至,暮歸。中午管飯,不用加班。

累了有陽臺可晒太陽看風景,煩了有兩隻脾氣不一的小狗可逗。Angie還會不時過來拍拍我肩膀,“坐了這麼久,不起來抽根煙?”

這些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讓我覺得自己如同那些作家一樣,此時正待在聶阿姨家的客廳呢:舒坦,溫暖,自在。

就是有這些小事,讓《三生三世》這部影片,對我不只是一份工作,還是一段美好的人生經歷。

 
3
徐鴻
助理剪輯

曾是廣告導演、製片人,為了追逐電影夢來到香港,現就讀於浸會大學電影學院。

非常榮幸參與這部電影的製作,這是一部充滿愛的電影:導演對聶老師的敬愛;聶老師和Paul的相愛;聶老師對晚輩的疼愛;文人們對文學的熱愛;文學對世界的大愛……

或許你不認識聶華苓,或許你不喜歡文學,或許你不會淚流滿面,但是你無法阻止這部電影隊內心深處的觸動,因為我們的一生都是靠愛,往前行。

 
4
向歌
助理剪輯
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碩士一年級

文學和紀錄片是兩種不同的媒體,聶華苓用一種媒體記錄世界,我的老師陳安琪用另一種。老師用最樸實的電影語言,像剝洋蔥般地層層剖析聶華苓的傳奇一生。一部優秀的紀錄片是非常難得的,顯然我的老師給了觀眾一個非常好的結果。老師做了極多功課,堆積了大量的採訪素材以及資料,只是看到影片的原始素材量到成片就可以知道中間經過了多少工作,花費了多少心血。通過參與一些剪接工作,我從老師身上以及工作都獲益良多。我非常榮幸自己參與到這樣一部注定會被寫入歷史的影片,感謝陳安琪老師,感謝聶華苓。向大師致敬,向過去致敬。

 
Cotin
羅昊
助理剪輯
時刻想做導演的夢想家
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碩士三年級

 在我人生最忙碌和彷徨的時候,偶然間接到Angie老師的邀請,參與了這部紀錄片的一些後期工作。我對聶華苓並不熟悉,只知道她是一位台灣老作家,然而當我走進剪輯房細細翻看這一段段樸實的影像之後,內心充滿了敬佩和鼓舞。

聶華苓的故事是一段堅強的中國女子成長的經歷,也是一份以生命影響生命的偉大精神。

在曾經艱難困苦的年代,一個弱小的女子也能從容面對而且繼續積極生活下去,我現在面對的不順和迷惘算得上是什麽呢?

 
5
周偉滔
後期製作
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碩士一年級

 很榮幸能夠參與Angie老師這部記錄片,雖然加入團隊時,影片已是在完成階段,我還是獲益良多的,特別是真切地認識到主角聶華苓。在愛荷華交流學習一年間,就已經聽說過聶華苓的國際寫作計劃,可從來不知道這個計劃背後,有這樣的故事。一個堅毅不屈的故事,一個感動人心的故事,一個聶華苓的故事。

 
6
干敏 Gan Min
中英文字幕
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碩士二年級學生

 感謝陳安琪老師讓我參與到這個電影的製作。我在愛荷華大學讀比較文學時有幸與聶老師相識。在香港能聽到聶老師的爽朗大笑,看到她的音容笑貌,感覺熟悉又遙遠。2008年冬天,初到異地的我,因機緣巧合,同一群作家坐在聶老師客廳那張“文學桌”上,分食了一大盒核桃派和一瓶美酒。回想起來,有一股久違的浪漫詩意。這部電影,讓我更想念聶老師,更想念愛荷華,更想念一種被匆忙的腳步遺棄的詩意。這是一部關於沈澱的影片:沈澱歷史,沈澱人生,沈澱文學,沈澱愛。

Graduated with an MA degree from Film and Comparative Literature Program, University of Iowa, in 2010.
Currently enrolled in MFA program in Academy of Film,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A student filmmaker, freelance fiction writer and scriptwriter.

I met Nieh Hualing in Iowa.

It was winter when I first went to her house with some Chinese writers. She welcomed us with candid hospitality that you would expect from a child. She laughed, and she asked whether it was hard to drive up to her house in the snow. It was not an easy drive; in fact, the car slipped once. But the whole evening proved that the visit was worth a hundred times more of the drive.

After short exchanges of “nice to see you again” and “nice to meet you”, we climbed upstairs to the living room, and found a plate of golden pecan pie and wines and Chinese tea wait for us on the table, a historic table in the world of literature, which I wasn’t aware of at the time. The chat was enjoyable, and the warm evening made me forget the icy cold of wintry Iowa and my freezing homesickness. When it was getting late, we had to leave. There were some juicy pecan pies left. She packed the pies and gave the box to me, perhaps because I was freshman to pecan pie, to University of Iowa and to her house.

Weeks later, Hu Xudong, a young Chinese poet from Beijing, told me a story, a true story, in another small dinner party. The weekend before, Nieh brought him to Paul Engle’s tomb and introduced this young poet as if Paul were still alive and listened with full attention. Then she poured Paul’s favorite wine in front of the tomb and told Paul anecdotes of IWP’s new visiting Chinese writers. Hu stopped short, perhaps because I acted weird—I was just trying to hold back my tears so as not to appear weird.

By a chance I visited Nieh again, and then again and again. And I had many opportunities to talk with her alone in her legendary living room. And I couldn’t stop talking. Looking back, I don’t know how I had so much to say. But she listened with attention and at times she was amazed. “Really?” She would ask. And you would forget that this woman has seen the last century of China, and you would think that she is your peer, and sometimes even a child.

I love her. I am grateful that I have a part in this documentary, which often reminds me how much I miss her, and then Iowa.